建站知识frequently questions

主页 > 网站优化知识 >
关于我们About Us 建站流程Website flow 建站知识Website knowledge 优化知识Seo knowledge

西单的宏庙胡同和白庙胡同里 “庙”到底指的是什么庙?

作者:建站无忧网   时间:2020-04-09 08:08

历代帝王庙中的关帝庙

老北京城里关帝庙多。

据1928年北平特别市寺庙登记资料记录来看,整个北京城里登记了的寺庙共有1631座,其中关帝庙就有267座。《帝京岁时纪胜》中就曾记载:“关庙遍天下,而京师尤胜。

往大了说,明朝在皇宫内的宝善门、思善门、乾清门、仁德门等都供有关帝像。清王朝甚至在圆明园中,也建造了几座关帝庙。北京内城九个城门,八个都建有关帝庙,其中规格最高的便是正阳门城楼月楼里的关帝庙,每次皇帝去天坛或先农坛祭祀后,回来时必来此庙拈香。

1902年1月8日,庚子事变后两宫回銮的当天,在外颠沛流离(美其名曰“西狩”)将近一年半的慈禧和光绪,回到北京时从正阳门进城,在瓮城里的关帝庙逗留参拜,想必是请关圣帝君保佑大清时来运转。

往小了说,西单附近就有宏庙胡同白庙胡同,因胡同里分别有“红庙”和“白庙”而得名,而这两座庙也都属于关帝庙

最新北平大地图(解放版)中的宏庙胡同、白庙胡同和白庙横胡同

关帝庙何以在北京香火不断?为什么有红庙和白庙之分?宏庙胡同和白庙胡同里又都有哪些故事?今天咱们就一一为您解答。


关帝庙何以在北京香火不断?

关帝庙里所祀的神明是关羽。关羽字云长,是三国蜀汉大将。但他生前最大的官衔不过是“前将军”,最高爵位不过是“汉寿亭侯”,并不显赫

此后从魏至唐,关羽在民间的影响并不大,自宋朝之后,才名声大震。宋哲宗封其为“显烈王”,宋徽宗封其为“义勇武安王”。尤其是小说《三国演义》诞生后,他名声大振,成为“古今第一将”。

关羽塑像

元代加封其为“显灵义勇武安英济王”,明万历年间更是被加封为“协天护国忠义帝”“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震天尊关圣帝君”,清初顺治年间又被封为“忠义武安神武关圣大帝”,乾隆时改谥“神勇”,不久又加谥“灵佑”,嘉庆时加封“仁勇”,道光时再加封“威显”。

历代皇帝都有加封,直到清末,关羽的封号已经长达26个字:“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护国保民精诚绥靖翊赞宣德关圣大帝”。

由此,也完成了他“候而王,王而帝,帝而圣,圣而天”,由人到神的改造过程。

历代帝王庙中关帝庙中的关帝铜像

百姓心中的关羽形象主要来自《三国演义》,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五绺长髯、赤兔马、青龙刀。泱泱华夏,随便拉出一个人来,都知道关羽“温酒斩华雄”“过五关斩六将”“单刀赴会”的故事。

他文韬武略,又相貌堂堂,以忠事主、以勇立业、以义待友,立业、立身、立名,具备了封建社会大丈夫的全部美德。从统治阶级的利益来说,关羽集忠、孝、节、义于一身,是强化封建统治,教化臣民再好不过的“灵丹妙药”了。

于是,在历代帝王的推崇下,关羽地位更加显赫,不但是民间供奉的神明,而且成为国家祭祀的高级神祗,尤其是明清时期,几乎和孔子齐名,被尊为关夫子武圣人

双圣图 汪国新/绘

由于民间相信关帝具有司命禄,佑科举,治病除灾,驱邪辟恶,诛罚判逆乃至招财进宝,庇护商贾等多种“法力”,因此民间百姓对“事事灵验”的关圣帝君的顶礼膜拜,却是远远超过孔夫子的。

甚至佛道两家也争相把关羽拉进自家的教门,以壮声势。比如北京最著名的喇嘛庙——雍和宫的西院中就有“关帝殿”,殿内正中供奉着一尊关羽的铜铸坐像。

如今原关帝殿中供奉的关帝像已移至雅曼达嘎楼

也正因如此,关羽还被许多行业奉为崇拜神,除军人、武师外,更有描金、皮箱、皮革、烟、香烛、绸缎、成衣、酱园、豆腐、屠宰、肉铺、糕点、干果、理发、银钱、典当、教育,甚至看命相的,都要拜关羽,关老爷的受众属实太过广泛了一些。


为什么有红庙和白庙之分?

老北京关帝庙多,但建筑规模较小,多为一进或两进的四合院。此外大多都是“村头建庙”,即建在胡同把口

老北京的关帝庙多,老百姓的叫法也多,一般称“关老爷”或直呼“老爷”,因此一般关帝庙也被称作老爷庙

除此之外,还有伏魔庙白马关帝庙双关关帝庙关帝高庙红庙白庙倒座关帝庙铁老鹳庙等等。

历代帝王庙中的关帝庙

其中的红庙和白庙,则是以庙宇围墙的颜色而言,红庙为红墙,白庙为白墙。

此外,关羽与其他神明合祀的关帝庙有:武庙(鼓楼西)、七圣庙(《乾隆京城全图》载有七座,前门外的七圣庙最为有名)、五虎庙(龙潭湖路)、三义庙姚斌关帝庙等等。

西北旺关帝庙

老北京有许多以关帝庙命名的街巷胡同,除了西单的宏庙胡同白庙胡同(今已无存),还有铁鸟胡同关帝庙街(今已无存)、关帝圣镜胡同(今崇外薛家湾胡同)、老爷庙胡同(西城勤劳胡同,今已无存)、老爷庙后巷(西城养廉胡同,今已无存)等。


宏庙胡同 屹立百年名校

先来说说宏庙胡同。明代称红庙儿街,也称红庙胡同,因内有关公庙,俗称红庙,故名。清代称红庙街,简称红庙。1911年后谐音改称宏庙街宏庙胡同。1990-2003年,胡同南侧平房拆除,建宏汇园小区。

如今的宏庙胡同,东接西单北大街,西到什坊小街。东口两侧分别是西单大街派出所中国电信大楼,胡同南侧,挨着电信大楼的是停工了十几年的烂尾楼,这在人潮拥挤、寸土寸金的西单商圈可算是一项奇观吧。

胡同左侧是烂尾楼

再往西走不远,便能看到胡同北侧的“北京市宏庙小学”,这座小学已经在胡同里伫立了百余年,如今胡同已经拆改了大半,依旧屹立于此。


宏庙小学的原身是清代义塾,1883年,镶蓝旗官学从甘石桥东的东斜街搬到这里。1901年改为“宗室觉罗八旗第六小学”。1912年改称京师公立初高两等小学校,1914年改为“北京师范附属小学”,1917年改名为“北师附小”。1928年改名为“北平特别市立师范附属小学”。1942年改名为“北京市西单宏庙实验小学”。

1948年北京地图上的北京师范附属小学

新中国成立以后数易校名,如“二区中心小学”、“西单区一中心小学”、“西城区第一中心小学”。至1958年定名“北京市西城区宏庙小学”并沿用至今。

北京胡同里并不缺百年学校,宏庙小学却一直是座十分有影响力的学校。

藏在胡同里的百年学校,您去过几座?

在1914-1947年这三十多年间,学校一直归北京师范学校管理。校长由师范学校校长兼任,以''勤奋诚实,友爱活泼''为校训,学校的校歌为:“为我校训兮,勤、俭、诚、勇,四者应需并重,愿励行此训,倡校风兮,校兮誉日隆。”1925年曾创办《宏庙教育月刊》。1930年改名《北师附小校刊》,这些资料均保留在首都图书馆内。

老舍先生及夫人胡絜青、中国近代油画先驱卫天霖曾在校任教。并且走出了政协委员杨伯箴,著名学者冯牧、人民艺术家于是之、奥运冠军罗薇等知名校友。

老舍与妻子胡絜青

如今的宏庙小学,始终坚持办有特色的教育,体育方面,是北京市篮球、田径传统项目学校,同时,电教工作也是学校的一大特色,是北京市第一批校园网学校、北京市信息技术工作先进学校。

如今的学校西门有两个“百年学校”的标牌,还专门在正门东侧建起了一座仿古门楼,其上挂有“百年学校”的牌匾,如今这也是这条胡同里少有的能体现历史底蕴的地方了。

毕竟,过了宏庙小学,胡同两侧全部都是小区,整条胡同似乎沦为了居民区中间的过道。很难想象,这些居民区在过去其实是纵横相间的小胡同……

但是,胡同虽然还在,四合院拆没了,胡同原住民也搬走了,这还叫胡同吗?


白庙胡同 荀慧生被抢家宅被逼至此

再来说说已经消失了的白庙胡同。

白庙胡同位于如今中国银行大厦的位置上,东西走向,与复兴门内大街和民丰胡同(原舍饭寺胡同)平行。

1921年北平市全图中的白庙胡同和舍饭寺胡同

白庙胡同,明代称白帽胡同,清代称白庙胡同,因内有关帝庙,俗称白庙,故名。

资料显示,白庙胡同里确有关帝庙,名为“三财关帝庙”,位于胡同17号,建于咸丰二年,属私建。白庙不大,“不动产土地共有一亩五分,房屋二十五间。管理及使用状况为供佛、自住、出租。庙内法物有铜泥木像三十八尊,铁磬三口,铁钟一口,锡供托五个,锡香炉一个,锡烛扦一对,瓷香炉两个,铁香炉一个,铁烛扦一对,木香炉一个,木香筒两对,供桌四张,另有枣、槐树各两棵。”

白庙胡同虽位于繁华的西单,其资料却并不多,但可以确定的是,上世纪四十年代,荀慧生曾从椿树上三条迁居此处。

荀慧生剧照

值得一提的是,荀慧生原本在椿树上三条的宅子十分漂亮,却在抗战期间被一个伪县长看上,仗着有日本人撑腰,强占了去。荀慧生无奈,只得携全家迁往西单白庙胡同22号

荀慧生是“四大名旦”,七七事变之后,他不顾个人安危,冒着枪林弹雨,亲赴二十九军在卢沟桥的抗日前线,为将士们进行慰问演出。回到北京城,荀慧生由马不停蹄地连续义演七天,并将全部演出收入捐献给了二十九军。此后,荀慧生又多次通过义演捐献飞机,支援前线战士

就这样,爱国的荀慧生,就这样成为了日本侵略者和汉奸们的眼中钉。才有了后来强占宅子的事情。

如今荀慧生故居只剩下山西街这一处了

如今,胡同已逝,我们无法到原址探访,只能从一些传记当中了解当时大概的情况:

白庙胡同22号的大门坐南朝北,院子也比之前椿树上三条的要小上许多,环境也比较杂乱。而这样的落差,更是给荀慧生一家带来了惨重的打击,荀慧生的妻子吴春生念念不忘椿树老宅,心中郁闷,再加上久染重疾,在抗战胜利前夕,在白庙胡同溘然长逝……

如今每每路过西单,看着一栋栋高楼,您可能想不到,这里原本有着两座不大的关帝庙,一个是红庙,在西单北,另一个是白庙,在西单路口,而在这红白两座关帝庙之间,便是车水马龙的西单商圈。

如今白庙胡同已逝,宏庙胡同也名存实亡,但是这些地名还在,我们便能从地名中依稀想象出曾经胡同里的关帝庙香火鼎盛,曾经白庙胡同里的梨园名旦如何忍气吞声,曾经宏庙胡同里的小学如何书声琅琅……


您还知道哪些关帝庙?

欢迎在下方留言区留言分享~


· end ·

致谢和声明

本文图片部分源自网络,侵删。

参考文章

[1] 孙兴亚. 宣南巷内多关庙[J]. 北京文史, 2009, 000(002):P.93-96.

[2] 胡林. 老北京最多关帝庙[J]. 科海故事博览, 2010(9):12-13.

[3] 戴凤春. 关羽崇拜与北京关帝庙[J]. 海内与海外, 2007(2):64-67.

[4] 陶金. 关帝信仰与老北京的关帝庙[J]. 中国道教, 2003(3):36-38.

[5] 小熊戎(新浪博客),老北京的关帝庙

[6] 严明、侯晓晨,寻找荀慧生:繁华事散逐香尘,小巷深处起琴声,北京青年报

[7] 宣武区志-白庙胡同、宏庙胡同、宏庙小学

北京动物园复园了 百年前这里曾是农事试验场 万牲齐聚

消失在金融街的按院胡同

察院胡同 胡同保卫战中消失的普通胡同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北京传统文化联盟”了解)